♥ Now / Hayashi Kento ♥




隨心所欲,愛我所愛。
一切圖文禁止不標示出處轉載。
主要活動在噗浪,部落格是歸檔分類用,方便未來自己找資料。

目前分類:♥ 1013 創作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J衍生同人文。
CP:始源 x 圭賢
文章取向:清水 /  現代、校園

不喜誤入,謝謝!




《 用著時速五公里的速度,在生命刻畫的軌跡上緩緩前進,三年?十年? 》
《 我們在哪個點交會,哪裡就是故事的開端。 》
《 有你的世界,是逗號,亦或是句點?我來決定。 》 ── 曹圭賢




King's Game:01【 屬於那個初秋的回憶 】



  【 匡噹 】一聲,銅板沉重的落入投幣孔,當按鈕的燈亮起,他隨意選了一罐自己還能接受的飲料,從洞口撈起冰冰的罐子,坐上操場旁的長椅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腦子開始閃過自己剛來這的那一天,和這個蠢遊戲的開端。

  如果,上帝造人真的是公平的,那一定是在做到這個人時不小心恍了神,導致在他身上不小心多加了幾個犯規的成份。

  他是崔始源,從小開始,別人形容他不外乎就是氣宇非凡、相貌英挺。因為父母親工作的關係,自小便常參與一些場合上的交際,說優雅一點那是上流社會悠閒愜意的午茶時光,說難聽一點就是互相讒言炫耀的做作派對,是吧?

  遵循了父親嚴格的家訓【 不可失禮於他人,不能讓別人有機會數落自己的一切,凡事完美,毫無破綻。 】讓他練就了一臉見人就能擺出完美微笑的絕招,加上結實的身體、完美的身高、優雅的身段,至今得到的讚賞牽起手來大概可以繞地球十圈了。

  但這種生活何其累人,他怎麼可能不去羨慕一般家庭出生的孩子?為什麼當一群傻子在泥巴坑裡滾的髒兮兮唪腹大笑的同時,他要對著琴譜彈著一遍又一遍的貝多芬奏鳴曲?為什麼當別人在談論這期月刊漫畫多有趣多好笑的同時,他要坐在冰冷的圖書室裡看著莎士比亞或是泰戈爾的原文詩集?

  【 喂!受不了就離開啊! 】手機螢幕閃著短短幾個字。

  那是準備大學入學測驗的前一個星期,對著好友抱怨後對方丟下的答案,離開?說的可真瀟灑。輸入了腦中閃過的文字,回覆。不到三十秒,簡訊的鈴聲再度響起,崔始源盯著螢幕上幾個大字,沉默了五秒,咧嘴一笑。

  【 你做不來吧?崔始源大少爺。 】


文章標籤

月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這篇文章單純只是想抒發個人私心,
目前發出來的章節其實都已經寫好一陣子,
雖然進度超級緩慢,但我是真的很想把這篇寫完啊~:p

平井堅的這首歌,是我寫這篇文章時反覆聆聽的,
算是這篇的主題曲吧!我很喜歡這首歌,聽起來很暖很可愛!


作詞作曲:平井堅 專輯收錄:FAKIN' POP

思念逐漸強烈 直接見面卻說不出口
你可愛的地方 明明多到數也數不清
一旦到了你面前 就變得不知從何說起
在見不到面的日子裡累積的 那些心願 迷惘和嘆息

來吧 現在 試著告訴你這份心情
會露出為難的表情嗎?
如果是相反的話就好了

害羞的笑顏 別扭的側臉 稀裡嘩啦的哭相
長長的睫毛 耳朵的形狀 剪的過短的前劉海
你可愛的地方 明明像星星一樣的多
我卻一處也無法用言語形容

雖然戀愛是越談越拿手的
但是這心裡的癢癢 總是怎麼使勁也搆不著

想看你為難的表情 才試著欺負你一下
其實呢 明明你就是整個的可愛到沒有辦法

只有一邊的酒窩 早晨嘶啞的聲音
嘴唇的顏色 頭發的香味 擁抱時的溫度
你可愛的地方 我明明比誰都清楚
為什麼就是無法傳達給你呢?

肚子餓了的時候就會心情不好變的默不作聲
喝醉之後明明馬上就睡著了卻不想回家
你討厭的地方 雖然也稍微有那麼一些
如果碰到的話我總是會原諒的

安心的表情 笑起來變成八字形狀的眉毛
雖然說話刻薄卻意外地不擅世故
你那些可愛的地方 很高興我比世界上誰都了解

看吧 現在 你笑了
為什麼我 就是形容不出來呢






SJ衍生同人文。
CP:始源 x 圭賢
文章取向:清水 /  現代、校園

不喜誤入,謝謝!




《 只是三個字,就能結束這一場無聊的遊戲。 》
《 那麼,驕傲的你,遲遲不說出口的理由,是什麼? 》 ── 崔始源



King's Game:00【 女僕裝、那個人、自尊心 】


  「 別動。 」在兩個人僵持良久後,他第一次開口。

  聽見了這彷彿命令般的口吻,身前的人才放棄掙扎,安靜了下來。
  這一靜,到底是過了幾刻鐘?他不清楚。他只知道……為什麼今天明明是學校裡外都喧騰的大日子,操場上有參加各種競賽選手的吆喝聲,外圍不時搖旗吶喊的加油聲,露天廣場上樂團奮力表演的熱血歌聲,體育館裡校長灑淚高談激動的演講聲,對!明明就是這麼熱鬧這麼吵雜!那……為什麼此時此刻,卻連秒針喳喳畫過的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沒有絲毫漏拍?

  他彎著手指,將因為意外而纏上自身胸前釦子的長髮慢慢取下,而對方也只是低著頭垂著眼簾,靜靜的等待重獲自由的那刻。

  「 好了。 」他輕捏著剛取下的髮絲末端,舉到了對方眼前笑著。而那人只用了十分之一秒撇了他一眼,扯回讓自己浪費這麼多時間的「禍根」,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文章標籤

月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